共識網3月28日文章:俄羅斯是怎樣煉成的?或許你喜歡俄羅斯,或許你痛恨俄羅斯。但不管怎麼樣,你必須要瞭解俄羅斯。要想瞭解俄羅斯的行為,你就不得不理解它的地緣政治。
  什麼是地緣政治?質言之,我們所居住的土地,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的命運。生於斯、長於斯、歌哭於斯,歷史慢慢地沉澱,血脈緩緩地流淌,你自己都覺察不出來,自己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歷史和地理因素的制約。單個的個體或許有更大的遷徙自由,但對一個族群來說,很難完全自主地選擇自己的居所,也很難完全自主地選擇自己的鄰居,更無法改變自己的歷史。聽起來這有些宿命論,其實不然,這是最簡單的政治算術,一切更精巧、高級的計算,都要建立在對歷史和地理的尊重之上。
  以俄羅斯為例,俄羅斯最大的特點是無險可守。羅斯國剛登上歷史舞臺,就發現自己處於四面楚歌的境地。它的周圍,沒有海洋、沒有高山、沒有沙漠、沒有沼澤,甚至就連一條像樣一點的河流都沒有,唯一可以賴以抵抗外敵的,只有鬱郁蔥蔥的森林。蒙古騎兵在草原上縱橫馳騁,但到了樹林中就猶如虎落平原。不過,森林只能延緩敵人的入侵,並不能阻擋敵人。到了13世紀,基輔羅斯還是被迫臣服於蒙古金帳汗國。
  15世紀後期,伊凡三世繼承了莫斯科大公國,開始對外擴張。但當時俄羅斯能夠得手的土地,是朝北打到北極圈,朝東北打到烏拉爾山。但這些地方大多是針葉林,甚至是一望無際、人煙罕至的凍土,並未能真正構築防護屏障。伊凡四世繼續對外擴張,朝南打到高加索山脈和裡海,朝東跨越了烏拉爾河。18世紀,在彼得大帝和葉卡捷琳娜時期,俄羅斯主要朝西擴張,終於得到了波羅的海出海口。在蘇聯時期,俄羅斯繼續通過建立一系列的衛星國,構築戰略上的緩衝帶。
  因此可以說,俄羅斯天生具有對外的擴張性,這種對外擴張根源於其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。從地緣政治策略上講,這就是“以空間換時間”,只要俄羅斯能夠把國境線向外部擴張,就能得到更多的時間動員兵力、資源。哪怕是敵人已經深入俄羅斯的腹地,如果其腹地足夠廣闊,那麼,俄羅斯還可以通過破壞敵人的補給線、分散敵人的兵力等辦法,耐心等待轉敗為勝。
  但問題在於,贏得外部安全的代價是內部的不穩定。俄羅斯在對外征服的過程中逐漸成為一個多民族國家,俄羅斯族的人口在總人口中僅占微弱多數。俄羅斯倒是希望這些少數民族的地區能夠在東、南、西部起到緩衝帶的作用,但當地的居民會同意嗎?這不可避免地會帶來各個民族之間的矛盾。這能夠部分地解釋,為什麼俄羅斯總是會出現極權主義的統治。沒有一個強勢的中央政府,俄羅斯就沒有城市化,也沒有工業化,就會分崩離析,但在強勢高壓統治之下,少數民族地區、邊遠地區往往會受到不公正的對待,抵觸甚至反叛的情緒就會更加高漲。
  俄羅斯地廣人稀,又給其國內運輸帶來巨大的挑戰。城市人口集中在歐洲地區,糧食生產則散落在各地,俄羅斯不是無法生產出足夠的糧食,關鍵是難以運到城裡,哪怕是運到了,加上運輸成本,糧食價格也會高不可攀。所以這又會帶來城市和農村之間的矛盾:是讓城市忍飢挨餓呢,還是壓榨農村地區?這也可以部分地解釋,為什麼俄羅斯會出現高度集中的計劃體制。斯大林的集體農莊,就是為了更好地控制農村,為其工業化的目標服務。
  你或許會說,這一切都是俄羅斯的受虐心理作祟。環顧周圍,有誰真的會侵略俄羅斯啊?是的,現在是沒有,但過去有。條頓騎士團不是來過?拿破侖不是來過?希特勒不是來過?平心而論,俄羅斯如今在東部和南部面臨的風險並不大,但西部防線一直是其心腹大患。從波羅的海到黑海,處處都埋藏著風險。俄羅斯在西線的屏障是喀爾巴阡山脈,這條山脈恰好經過烏克蘭西部。在羅馬尼亞境內,摩爾多瓦平原將山區和俄羅斯隔開。如果摩爾多瓦落入敵人手中,俄羅斯就門戶洞開。最薄弱的防線在喀爾巴阡山脈北部到波羅的海沿岸。到這裡,山區變為平原,而且這個平原越往東部越開闊,這個地區著實是易攻難守。
  俄羅斯只能步步設防、處處設防,但如果侵略者集中兵力,可以很容易撕開一個口子,長驅直入,打到莫斯科。這正是俄羅斯輸不起的原因。俄羅斯固然狡詐多疑,西方世界同樣說變就變。為什麼北約要東擴?為什麼美國要支持“橙色革命”?從波羅的海各國,到烏克蘭,如果都落入西方世界的手中,外來的威脅將直逼俄羅斯家門口。
  地緣政治的公式和力學原理一樣,簡單、清晰。吸引力和質量成正比,和距離成反比。烏克蘭和俄羅斯比鄰而居,烏克蘭在經濟上、能源供給上高度依賴俄羅斯。失去烏克蘭,尤其是失去克裡米亞,對俄羅斯來說是剜掉心頭肉,但失去烏克蘭,對西歐來說不過是失去了一件心愛的玩具。歐洲現在尚且自顧不暇、同床異夢,哪裡能集中全力對付俄羅斯?當然,俄羅斯的對外擴張很可能會遇到美國的反制。美國已經從伊拉克撤軍,正在從阿富汗撤軍,美國的中東政策也變得更加靈活,更多地靠搞平衡,讓中東各國互相制約。這正是美國考慮戰略轉移的時候,但美國考慮好瞭如何佈局嗎?
   俄羅斯一定會更加強勢,它很可能會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當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,它一定會想要更多。如果它想要更多,它一定會在國際上、區域內和國內遇到更多的阻力和挑戰。當它的擴張超過了自己的治理能力之後,很可能會突然收縮,如同蘇聯突然解體一樣。但這又會給全球政治帶來巨大的權力真空,於是很可能會引發更大的動蕩。
   來源:彭博商業周刊 撰文/何帆  (原標題:何帆:俄羅斯是怎樣煉成的�
創作者介紹

汽車貸款

za90zamz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