街談巷議“社保繳費率世界第一”並非問題關鍵
  新年伊始,關於社保的種種新聞接踵而來。先是多地紛紛上浮社保繳費基數標準,不少企業連呼“承擔不起”,然後是關於我國社保繳費率的話題又起。據清華大學教授白重恩的測算,我國的社保繳費率在全球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,約為東亞鄰國的4.6倍。
  儘管白重恩教授隨後表示,網上傳的“中國社保繳費全球最高”不是其原話,有些意思也有曲解,但說中國社保的繳費率偏高,應該是事實。就在前不久,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明確表示,現在的養老保險繳費水平確實偏高,“五險一金”已占到工資總額的40%至50%。高達工資四至五成的社保繳費比率,這個數字當然不低,難怪個人和企業都叫苦“承擔不起”。
  所占工資總額四成乃至近半的社保費支出,無疑不僅是數字的凝重,更是一種現實的無法承受之重。對企業特別是人力密集型的加工製造業,它構成了直接影響企業盈利能力或是持續發展的巨大支出;對於宏觀的社會保障體系,它亦足以形成一種“兩難處境”:一方面個人與企業紛紛抱怨,另一方面,保持或提高此種高繳費水平,又會動輒招致社會反對。既不能讓繳費者倍感壓力,又要讓社保基金總量處於某種安全和可持續狀態,那麼,最合適的路徑到底何在?
  依靠社保基金的經營和資本化運作來增值,至少當下尚不現實。一切或許仍然得回到國家投入的層面,而其中最不應被遺忘的,則是將“國企利潤劃入社保基金”。國企乃全民之國企,其利潤分紅亦理當用於社會性的民生和保障領域。國務院《關於試行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的意見》文件中也規定,國企的稅後紅利可以部分用於社會保障支出。而根據國資委的數據,最近幾年來,全國性的國企利潤總額都呈同步增長。
  政府扶植民生和保障領域的社會責任不可推脫。這邊廂是數以萬億計、逐年遞增的國企利潤總額,那邊廂卻是少得可憐的用於補充社保基金支出的國企紅利——財政部有關2014年的預算支出安排就顯示,央企上繳紅利對此的相關支出資金只有184億元,占比僅為12%,這實在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。尤須指出的是,當前社保基金特別是養老金的總體欠缺,很大程度上正是緣於國企在養老金體系構建前的歷史性欠賬。在充實社保基金的事項上,國企不僅存在責任,更有義務。
  顯然,“社保繳費率世界第一”的真與假,遠不是關鍵問題。關鍵的是,社保體系與社保基金所直面的現實壓力只會遞增,要讓社保基金儲備跟得上發展的社會情形,必須採取成系列全方位的補全舉措,必須尋得一種國家承擔起更多投入和統籌責任的方式。與那些宏大的安排相比,“將國企利潤劃入社保”顯得必要,也具有可行性。無論如何,它都不應該被遺忘。在“社保繳費率世界第一”的被爭議新聞後,它有必要被重新提起,並被著重關註。
  王聃  (原標題:“社保繳費率世界第一”並非問題關鍵)
創作者介紹

汽車貸款

za90zamz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